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高维寻道者

第四百四十一章 全知全能之战(十五)

高维寻道者 鹓扶君 2937 2020-10-27 18:01

  从未出生过的事物从未死去,因而神是不朽的。波斯世界遥远的过去,存在一头名为阿日达哈卡azidahaka的龙魔,祂为巨妖阿赫里曼所创造,曾是琐罗亚斯德教诸神中的一员,也为永恒三联神所深深敌视。扎哈克、千年暴君、半蛇国王或是外来之敌……在纯粹由善恶两元组成的宇宙中,阿日达哈卡这头拥有不同象征的龙魔,也拥有着令英雄和绝大多数圣灵、善神为之忌惮的恐怖力量。力大无穷、邪恶堕落……祂是巨妖阿赫里曼的得意造物,是为损害尘世、扼杀真诚,而特意制造出来的元凶。在最终的预言里,这头恐怖之兽将抵达祂力量的鼎峰,吞噬波斯世界的时间和三分之一的人畜,继续祂为诞生时便行的黑暗之事,破坏真理ashavahishta、秩序khashthravairya、慈善sentaaraiti、健全haurvata、永生aeretat,将其他善神的创物归于死亡,由而使善恶两元神之间的争端再一次引爆,燃起战火,再无休无止。而这则邪恶预言也召来恶果,最终引起了天界善神的注意。于是,波斯世界有史以来最强大的英雄诞生了……法里顿驱逐了阿日达哈卡的眷属,净化了祂的黑暗力量,在一番殊死搏斗中,法里顿用善神祝福过的长剑斩断了龙魔的头,将祂生命结束在达马万德圣山的最深之处。邪恶预言尚未开始,便再一次的,在英雄手下短暂结束了。因而神是不朽的……无论是被法里顿击败,还是被另一位英雄伽尔沙斯卜斩杀,被特里陶纳封印,被一位又一位的英雄前赴后继阻止……阿日达哈卡的黑暗行径也会一次又一次的再次继续,成百上千的重复,直到波斯世界的时间和三分之一的人畜被吞噬,那个最终预言终于迎来了到来。在完全由善恶二元组成的波斯世界里,受造的和造他的,都是永无休止,永恒处在对立着的……“!!!!!!!!!”巨手缓缓合拢时发出的震响连成一片,剧痛令阿日达哈卡每个鳞片都在战栗,摧毁了祂莫名的一丝回想,也压垮了这头恐怖之兽最后的,所剩不多的理智。原始、愤怒、疯狂和痛楚,兽性驱动下的怒吼声还未吐出,一个难以抑制的寒颤便滚遍了全身,带着无比强烈的恐惧和彻入骨髓的癫狂示警。阿日达哈卡缓缓低下头,在祂血肉空洞的腹部里,一颗四处等分,面面均匀的怪异球体,此刻安安静静的,被大手轻轻握在了手心。“找到了。”“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瞳孔露出显而易见的疑惑之色,阿日达哈卡注视着自己腹中的诡异球体,只来得及发出第一声清晰疑惑。下一刻,整个时空便被静止了。所有宇宙、所有世界、所有已知或未知的神祇们……新诞生的全知全能者收回手掌,俯瞰着脚下的全部,祂的思维穿过无限的虚海,冲破亦是超越了冥冥的时空之外,探进了那些不可知便也是不可想的绝对概念。掠过了兜率天中那位无生之至精、务成之性王的道装老者;掠过了长有人头、牛头、狮子头的沉睡大神;掠过了三相一体的真实存在;掠过了甘露门下拈花微笑的金身大佛;掠过了那个无形的、被北欧众神恐惧命名为奥尔劳格的无形存在…… /无数的神圣;无数的显化或消亡;无数的过去、平行、现在、未来;无数的时空都被静止,任由这位新诞生的全知全能者肆意玩弄、随意施为。万事万物都是无知无觉,除了兽皮赤脚的大天抬头发出微笑外,其余少数能察觉到的存在都是冷眼旁观,漠不关心。“这是第一块。”平静到漠然的宏大声音响彻了整个上游时空,阿日达哈卡僵硬睁大眼,然后看见自己腹中的诡异球体消失不见,脱离了自己的身体。伴随着那个声音,原本迟钝的视野当中也缓缓多出一个朦胧影像……似光非光,没有形体和实质,甚至很难说清祂是存在还是不存在的神灵静静俯瞰着自己,在祂手心,那个完美到穷尽了数理极限的怪异球体正在一点点融化。“白……”极度安静的时空概念令阿日达哈卡本就不多的理智更加浑沌了,这头恐怖之兽僵硬学习着发声,仿佛不知过去了多少个万年,祂才勉强辨认出那位神灵的身份。并不存在时空这种东西,种种过去现在未来都在一瞬间,过去的不再流动,现在的陷入静止,而未来的,更是静止着割裂出了无数不可捉摸的形状。所有静止时空中。除了那几位之外,余下能活动的,唯有面前新诞生的全知全能者和被允许思考的阿日达哈卡。困惑或是质问声还未出口,阿日达哈卡的思维便不由自主的在飞速倒退,循着某种冥冥意志的引导,一切都如同要推倒重来。从祂被法里顿杀死在达马万德圣山,倒退到英雄伽尔沙斯卜,倒退到特里陶纳,倒退到祂吞食尘世第一位统治者贾姆伊德,成为统治大地的千年君主,甚至倒退到波斯世界善神与恶神争端的源头,巨妖阿赫里曼所创造祂的第一刻。所有的时空、所有的空间、所有的命运都被这位新生的全知全能者肆意玩弄,祂将整个波斯世界和波斯世界中所有的善神与恶神都回溯到最初的原点,回溯到那个连万事万物都未曾降生,无知无觉和黑暗占领了混沌的年代。阿日达哈卡的思维也在时光倒退中愈发清晰,祂为这无限深沉的力量而俯首,也同时在浓浓的恐惧中,见到了于祂而言,最不可置信的一幕。那是巨妖阿赫里曼创造祂的第一刻。恶神的首领在黑暗中创造出祂,用谎言和混乱作为滋润的母乳,在阿日达哈卡诞生同时,无穷遥远处,一个无限庞大的神灵身躯轰然粉碎,其中一块化作数理的圆球,诡异的,竟被无知无觉的龙魔本能吞咽而下……“……你,你改写了我们的过去?!”这一幕,当时的阿日达哈卡没有察觉,巨妖阿赫里曼没有察觉,甚至于波斯世界所有的善神与恶神皆没有察觉!回应祂的,只有平静到极致的声音:“并非我改写你们的过去,而是我改写你们的过去。”似光非光,那位没有形体和实质的神灵轻轻抬起手,故而静止的时间于此刻重新流动。“虽然只是第一块,但也应该足够了。”“现在……”俯瞰着身下重新开始流动的时空,新诞生的全知全能者瞳孔微微睁开,带着某种跃跃欲试的兴趣。下一刻。回归正常时空的阿日达哈卡头也不回,狼狈扭动着身躯跑远……放眼望过去,上游时空的无数诸神都似乎在一瞬间达成了共识,都纷纷仓皇逃窜,迫不及待的,要逃离这个宛若末日降临的错乱时空。于是。一个全新的声音开始响起,将一切截然不同的重新塑造,违逆的重新改写,所有不容于祂的,都毫不容情的排斥。祂在时间的源头而来,又从尽头的末端起开始宣告……新生而短暂的全知全能者微微俯身,祂瞳孔映出巍峨的众神之山、面目苍白的中年道人、肥胖恶臭的腐烂之父、丈八金身、雷霆神灵等,在片刻的思索后,静静笑了笑。祂是全知全能者,却并非是完整的全知全能者,全知全能者没有局限,祂却有局限。全能,无不能,随心所欲,无所不能……补全第一块之后,祂可以彰显的,也只是众多“能”中的一“能”。“那么……”似光非光,新生的全知全能者第一次,对着所有时空发出了自己的命令,毫无起伏,无喜无怒。在这个宏大宏伟的声音响起时,全部宇宙、所有物质世界、无限虚海都随之颤抖起来,聆听着、顺从着、被支配着那来自绝对神灵的清晰命令:“我说”“要有光!”“1:1起初神创造天地。”“1:2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旧约创世纪:。:.x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